撑过2020年,民宿预订平台的现有格局就要变了

时间:2020-04-01 09:50:58       来源:
      进入3月份以来,各大民宿预订平台玩家都切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半是海洋,一半是火焰”。国内防控情况持续向好,3月18日,处于风暴核心的武汉,第一次出现新增感染者为零的数据。而国外的情况却不容乐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发现确诊病例,且新增病例数量还在不断攀增。   

     这种现状使得旅游行业出现了两极分化的局面:国内民宿、旅游行业已经开始出现复苏的迹象,而国外市场却刚刚迎来冰封期。截止至3月22日,仅湖南省就已经有156家A级旅游景区恢复开放,占全省A级景区的三分之一左右。同样是3月份,迪士尼宣布全球六所迪士尼乐园全部停业,同时取消的还有《花木兰》、《X战警:变种人》等影片的上映计划,损失达数亿美金。加拿大、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均相继发布了限制入境或取消航班的政策,形势愈发严峻。

     由此,各大主流民宿预订平台都受到了影响,虽然它们面临着同样的外部环境变化,但受到的影响却因平台而异,相应的应对措施也不尽相同。

 
爱彼迎:徘徊在IPO和新一轮融资的十字路口

      关于上市这件事,爱彼迎已经提过了许多次,但每次最终的结果都没有下文,最后不了了之。据称爱彼迎正考虑在目前阶段进行新一轮融资,其早期投资人罗恩·康威也证实,确实有多位知名的投资人就投资事宜与他进行过联系。

      这对爱彼迎和潜在投资方来说,这将是一场利益和谈判技巧的激烈碰撞。在目前全球旅游市场低迷的大背景下,爱彼迎承受了巨大的资金成本和运营压力。公开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爱彼迎在华业务较上年下滑了80%,去年前9个月净亏损3.22亿美元,这对数次跳票、立志2020年上市的爱彼迎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站在爱彼迎的立场上来说,启动新一轮的融资可以缓解自身现阶段的压力,从而有资本等待更佳的上市时间节点来获取收益。站在潜在投资者的角度来说,爱彼迎已经经过了多轮融资,募集的资金已超过44亿美元,想要成为新的融资方,成本和占股比例都是个不易协调的难题。此次特殊期间,如果爱彼迎有意向进行融资,新的投资方很可能会借机提出一些和以前相比更优惠的条件,这势必会影响到已入局的资本玩家的利益,众口难调之下,十分考验各方的耐心和谈判技巧。

      简单来说,2020年,无论是IPO上市,还是启动新一轮融资,对爱彼迎来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途家民宿:业务线收缩预期愈发明显

      2020年2月,途家宣布了新任CEO的任命,原去哪儿网CEO陈刚接替杨昌乐掌管途家民宿。这距离杨昌乐出任途家CEO刚好一年的时间,坊间传言以往的战略规划很可能要推倒重来。

      在陈刚上任时写给途家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提到了两点值得注意的信息,一是“充分利用接下来的几个月,调整节奏和气息,梳理我们的战略地图,把资源聚焦到核心业务上。” 二是“要赢得竞争,除了坚持创新改变行业、创业实现自我的拼劲,还要有更强的营销效率和运营效率。”

      聚焦核心业务,意味着要放弃或减少对边缘、衍生业务的关注和流量、资金的支持。追求更强的营销效率和运营效率,则意味着品牌向、补贴向的策略或打法大概率受到了限制,考量所有运营渠道的投入产出比也将大概率成为途家未来一段时间新的风向标。

      通过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难免会让人联想到一种可能:途家可能会收缩现有业务线。由此,途家在2019年4月刚刚提出的“一体两翼”新战略,即扶持旗下两家业务公司——途家自营与安伴智能的计划很可能会折戟沉沙。在原有计划中,途家自营的目标是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民宿领域综合服务商,安伴智能则是成为国内最大的民宿智能硬件及治安系统服务商。

      这样的业务调整或许会在短时间内损害途家的生态链建设,但也未必是坏事,集中精力在民宿本身业务上,或许我们能看到一个更加专注、更有效率、服务水准更高的民宿预订平台。
 
木鸟民宿:抄底海外市场的诱惑

      今年2月28日,主打签证业务、获得阿里巴巴投资的百程旅行网宣布公司无法继续运转,并启动清算程序的消息,让业内人士深刻认识到了此次疫情的严重性和残酷性。

      但随着国内旅游业的复苏,业内专家表达了一个新的观点:随着国际业务受挫,本土企业将率先恢复活力。疫情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下半场,本土旅游市场整体向好,复苏迹象明显,而海外市场正进入严控期,这就给本土企业至少留出了一到两个月的空窗期。而这个空窗期,很有可能会颠覆现有的市场格局,推动新一轮的洗牌进程。

      这对木鸟民宿来说,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公开资料显示,木鸟民宿在海内外拥有90余万套房源,在滑梯房、婚纱民宿、窑洞、四合院等网红民宿的发掘和推广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和爱彼迎、途家民宿共同构成了各具差异化的民宿预订平台第一梯队。木鸟民宿现阶段的重点聚焦在国内市场,也就意味着此次疫情发展到这个阶段,对木鸟民宿的影响是最小的,复苏起来也是最快的。

    这对有志于投身旅游行业的投资者来说,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目标标的。首先,旅游行业整体向好的预期并没有发生变化,在其他平台考虑是否要暂时收缩海外业务的同时,海外市场包袱更轻的木鸟民宿可以慎重考虑抄底布局海外市场的可能性。其次,木鸟民宿刚刚进入B2轮融资,是2019年民宿市场唯一一家获得融资的预订平台,现阶段入局的议价空间和操作难度相对更加可控,预期收益也更大。第三,就目前的发展阶段来看,国外的民宿市场相对更加成熟、风格也更加多样化,对木鸟民宿来说,是补充自身内容广度和深度的有益补充。这就需要一定的外部资金支持,合作双方可以各取所需。
 
      综上所述,即便是面对同样的外部市场环境,对不同企业带来的影响也是不尽相同的,并由此衍生出了不同的应对策略。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旅游行业的整体向好预期不变。大浪淘沙之下,影响的将是未来五年、甚至十年间的民宿预订平台市场格局,让我们拭目以待。